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打击“保护伞”也不能“扩大化”  

2009-12-07 00:05:22|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击“保护伞”也不能“扩大化”
盛大林

随着打黑审判第二波高峰到来,重庆一批影响重大的涉黑案件将陆续开庭审理。而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越来越多的外地律师现身重庆担任辩护律师,重庆律师界则因多名律师涉黑被调查。记者从重庆警方打黑阶段性成果展获知,重庆本地有多名律师涉黑落马。在该成果展的图表中,6名重庆知名律师被列为涉黑保护伞,其中包括“重庆首届十佳女律师”、原重庆市高级法院执行局局长乌小青的情妇胡某。(据12月6日《新京报》)

律师也成了“保护伞”?重庆的这种说法让我大吃一惊。

所谓“保护伞”,是指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为其提供各种便利或非法保护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就是说,被认定为黑社会组织“保护伞”的人只能是握有公权力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律师又不是国家机关公务人员,怎么可能成为“保护伞”呢?

诚然,律师可能为黑社会组织提供一些帮助,比如黑社会组织“犯事”后,律师可以通过法律手段或者动用各种关系从中斡旋,但律师的这些作用并不具有决定性,最终是否立案、起诉或定罪还是由公、检、法等部门的执法人员说了算——手中没有“公权力”,如何当得了“保护伞”?

在几天前举行浙江省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会议上,浙江省公安厅长王辉忠称,浙江已打掉近1400个黑恶势力团伙,抓获涉黑涉恶嫌疑人1万余名,但没有一名国家工作人员,这跟犯罪规律不吻合。没有保护伞,黑社会组织不可能长时间生存。这说明打击保护伞的力度还不够。从王厅长的说法中也可以看出,“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是“保护伞”的构成要件。

乌小青的情妇胡燕瑜可能确实为黑社会组织提供过“保护”,但她的手中没有任何公权力——虽然能量巨大,但她的力量是从乌小青那里“借”来的。如果说乌小青确实是“保护伞”,那么胡燕瑜只能算是保护伞的“依附者”。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为当事人辩护是律师的天职。即使当事人罪大恶极,他的代理律师也应该努力为其免除或减轻罪责。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人必须要有辩护律师;如果当事人找不到或请不起,法庭也要为其指定,除非被告人放弃这项权利。而即使是法庭指定的律师,也必须为被告人说话。如果仅仅因为曾经帮助过黑社会组织或者为其辩护过就被认为是“保护伞”,谁还敢为黑社会组织辩护呢?难道要剥夺涉黑成员聘请代理律师的权利吗?

也许,律师在帮助涉黑人员的过程中采用过非法的手段,比如贿赂办案人员、怂恿嫌犯作伪证等等,甚至直接成为黑社会组织中的一员,但不管他们违了什么法、犯了什么罪,都与“保护伞”无关,因为“保护伞”是国家工作人员的“专利”。

“黑社会”该打,“保护伞”更该打,但这些都要依法而行。“力度不够”不行,“用力过猛”也不妥。重庆著名律师周立太多次指出重庆打黑应防止出现“扩大化、运动化”的情况,我觉得周律师的担心并不多余,因为将律师归于“保护伞”之列就带有“扩大化、运动化”的倾向。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