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替身门”:网友没有错,错在傲慢的权力!  

2009-08-01 02:06:17|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替身门”:网友没有错,错在傲慢的权力!
盛大林

7月31日,杭州飙车案的主角胡斌开始服刑了。在监狱的会见室里,胡斌的几位老师和同学看望了他。人民日报、新华社以及当地电视台的记者见证了这一过程。在会见过程中,胡斌现场指认了他的班主任及同学,还展示了他右臂上的伤痕,并称案发时他戴的是隐形眼镜。虽然我仍然觉得胡斌与案发现场的照片差别很大,但我相信胡斌应该不是“替身”了——沸沸扬扬十多天的“替身门”应该可以划上句号了。

在这一事件过程中,我曾写过三篇质疑的文章,并被几个门户网站推上了首页,媒体有关“替身门”的报道中也多次引用了我的评论,可以说,我是这一事件的主要“推手”之一。现在,“替身”之说终于被推翻了。那么,我和无数支持我的网友错了吗?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谁愿意再翻开我曾写过的几篇文章,他就会发现:虽然我对法庭的胡斌一再表示了非常强烈的怀疑,但我从来没有说过胡斌肯定是“替身”。我所要的,只是杭州有关部门采取切实的行动、拿出有力的证据,来消除我和绝大多数网友的疑问。换句话说,我们要的就是像7月31日这样公开透明的见面会。

可是,这十几天来,杭州市的有关部门是怎么做的呢?我们不妨再简单地回顾一下——

“替身”的质疑是判决第二天即7月21日就开始在网上传播的,中国新闻社的记者当天就与西湖区法院取得了联系。但一位连名字都没有透露的工作人员除了简单地表示“毫无根据”“无稽之谈”之外,没有给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解释。7月25日爆炸性的“张礼礤”出现之后,“替身门”事件骤然升级。随后多家媒体采访了西湖区法院,但法院除了重复上一次的说法之外,仍然没有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或举动。由于舆论认为公安机关的嫌疑最大,所以有记者找到了西湖区公安局的有关负责人,但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竟然说此事与他们无关,让记者再去找法院,给人以不耐烦的感觉。随后,西湖区检察院虽然也给出了一个说法,但还是“空口白话”的辟谣方式。倒是来自民间的“张礼礤”的现身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质疑的力度。而当“见面会”举行之后,真相才大白于天下!

如果这样的“见面会”早几天举行,“替身门”怎么会不断地反酵乃至发展到“满城风雨”的程度呢?

说到底,还是权力的“傲慢”在作崇!可能在杭州市的有关部门看来,我没有作假,就可以不理你!

一家网站的调查显示,曾有90%以上的网友相信胡斌是“替身”,这绝不是“毫无根据”的,而是因为那两张照片确实太不一样了,凭直觉实在让人无法相信那两张照片上的是同一个人。因此,广大网友的怀疑完全是“合理的怀疑”,而“合理怀疑权”是公民的权利。如果这种质疑达到一定的程度,有关部门就应该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尽快消除公众的疑问。但杭州市是怎么做的呢?它们不仅迟迟不采取最有效的措施,而且压制当地的舆论,甚至外地网站的帖子也会神秘消失,而这些行为更加加重了人们的怀疑。

“替身门”虽然关上了,但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而最需要反思的就是杭州的有关部门。当然,其他地方的公权部门也都应该想一想:我们应该怎样对待“网上群体事件”?

 

附:尚未消除的疑问

 

仍有网友说:“看着还是不像!”“我还是不信!”也有网友质疑:“难道那几个老师同学就不会是托儿吗?”老实说,我也产生过这样的念头,但我实在不敢想像,为了掩饰这个谎,他们又制造出更多更大的谎——要知道,涉及的人越多,谎言被揭穿的可能性越大! 

不过,这次见面会确实未能消除所有的疑问。比如—— 

一,手指的长短。早有网友发现,案发现场胡斌的食指短无名指长,而法庭上胡斌的食指长无名指短。有人辩护说,这可能是由于拍摄的角度造成的。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我是现场的记者,我会让胡斌再做一次捂脸的动作,看看是不是与案发现场的情况一样。 

二,那个“眼镜男”。从案发时的电视报道中可以看到,在案发现场,当胡斌坐在警车里的时候,车门外站着一名戴眼镜的青年男子,显然与胡斌相熟。有网友觉得此人倒是很像法庭上的胡斌,并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认同。那么,这个人是谁? 

三,胡斌承认案发当晚他确实回家了,而且更新了博客,第二天才去公安局。那么,警方为什么要放他回家?都出人命了,涉嫌犯罪是肯定的,警方应该马上拘留犯罪嫌疑人,怎么能把嫌犯放走呢?听胡斌的口气,第二天也是他主动去的,而不是被带走的——这是为什么? 

这次见面会来得非常“突然”,因为事先没有一点儿“风声”。很显然,要举行见面会的消息事先没有公开,参加会见的媒体也都是选择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此举的公信力。 

为了完全彻底地消除疑虑,我建议—— 

一,请警方告诉公众:那个“眼镜男”是谁?当晚让胡斌回家的理由是什么? 

二,请其他媒体再去采访胡斌的四个老师和同学以及他的女朋友(她也出现在见面会了),从而获得更多关于胡斌的资料,从而印证胡斌的身份。随便问他们一下:既然他们确信胡斌不是替身,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现身?如果他们早站出来公开辟谣,事情不就不会一再升级吗?

希望有关部门不要再回避,也不要为进一步的采访制造障碍。

 

—————————————————————

拙著《网站首页“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已由人民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当当网卓越网有售(请点击链接)。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