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邓玉娇案:说律师“作秀”未免太“诛心”!  

2009-05-26 01:01:25|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玉娇案:说律师“作秀”未免太“诛心”!
盛大林

从23日下午开始,邓玉娇母亲与律师夏霖失去了联系,双方还没有正式办理解除委托关系的手续。近两日,邓玉娇母亲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律师多次联系不上。夏霖律师称,他当初接手这个案子是北京法律界的一个EGO组织推荐的。当被记者问及有人说他接手邓玉娇案“有作秀的成分”时,他吃惊地看了记者一眼,沉默以对。(据5月25日《广州日报》)

夏律师沉默了。他也只能沉默。他不可能拿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没有“作秀”的动机。不过,说夏律师“作秀”的人又有什么证据呢?肯定也没有!

我不知道夏律师代表邓玉娇一案是不是为了“作秀”,也不知道说夏律师“作秀”的人是什么心态,但我知道现在的邓玉娇及其家人非常需要法律专业人士的帮助——邓玉娇及其家人本来就处于弱势,又对法律很不了解,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同时我还知道,“动机论”的对象是不特定的,夏霖律师代理邓玉娇案被怀疑“作秀”,其他律师去了照样难逃“作秀”的怀疑——按照“动机论”者的意思,是不是所有律师都不该去呢?

毋庸讳言,邓玉娇案具有“聚焦效应”,代理此案可能提高律师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但这种影响对律师所能带来的好处是不确定的,也是有限的。退一步讲,即使确能带来一些好处,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利人利己,无损他人,这有什么不可以呢?

也许有人要说,人家并没有说夏律师完全是在作秀,而只是说“有作秀的成分”。即使夏律师帮助邓玉娇的意图占“九分”,而“作秀”的想法只有“一分”,那也可以说“有作秀的成分”。的确是这样。但为什么要把这一分掂出来说一说呢?那些质疑者有没有扪心自问:我为邓玉娇做了什么?我做的比夏律师多吗?自己没去助人,却说助人者“有作秀的成分”,这也太诛心了吧?

邓玉娇案越来越诡异,公平正义正面临着被裹挟的危险。指望巴东官方积极主动地自解谜团显然是不现实的,邓玉娇及其家人显然也无力抵御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或诱惑,在这种情况下,律师的介入就显然特别重要。现在,夏霖律师已经被巴东官方“代表”邓玉娇家人宣布解除委托关系了,但邓玉娇肯定还是需要代理律师的。为了避免巴东官方以“邓玉娇请不起律师”或“没有律师愿意代理”等为借口而“指定”律师,我希望全国各地的律师不计报酬并争先恐后地要求担当邓玉娇的代理人——只要能还原事件的真相,并能为邓玉娇提供帮助,即使是“九分作秀,一分助人”,也是一件好事!

公众呼唤真相,权力极力掩盖;正道满布路障,暗流却在涌动。邓玉娇案发展到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弱女子与一群恶流氓之间的较量,而是演变成了一起全社会与公权力之间角力的“公案”。从这个意义上讲,邓玉娇及其代理人正在打的是一场“公益官司”。我们现在最应该探究的是事件的真相。如果非要怀疑“动机”,那么应该追问的也是巴东官方遮遮掩掩、越俎代庖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不是臆测律师代理邓玉娇案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吗?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