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大校长“金口”未必吐“玉言”  

2008-12-31 01:07:40|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校长“金口”未必吐“玉言”

    盛大林

北大新校长周其凤日前在湖南访问时,对季羡林藏品外流一事首次做出表态。周其凤表示,认为北大盗卖季老作品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情,“北京大学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学,北大做事堂堂正正,怎么可能去限制98岁高龄的季羡林先生自由?又怎么会去盗卖季羡林先生的字画?”(据12月30日《京华时报》)

“季羡林藏品被秘书盗卖”以及“季老父子13年不能相见”事件已经沸沸扬扬两个多月了。在这满城风雨的几十天里,除直接当事人杨锐的丈夫即北大党委副书记吴志攀之外,北大的主要领导一直都保持沉默。现在,履新不久的周校长终于开金口了,不过,“金口”里吐出来的未必都是“玉言”。

“认为北大盗卖季老作品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件”——“季羡林藏画被盗”是谁“认为”的吗?不是的。有人竞拍到了季老收藏的字画,上面既有赠与季老的题款又有季老的印章,而且季老也亲口证实“(藏品被盗之事)千真万确,谁也否认不了”,这些都是铁的事实,而不是有没有道理的问题。虽然有人指称那些字画可能是伪作,但至今也没有任何专业机构作过鉴定。即使是那家拍卖公司站出来说那些字画是赝品,也只是它们的“认为”。既然字画的真伪尚无定论,周校长凭什么就认定质疑“没有道理”呢?

季老13年没有见到儿子及其所有近亲属,这也是事实。13年中的前几年是因为父子失和,但后几年却是秘书“挡驾”的结果。也许“挡驾”并不是北大的决定,或者“挡驾”者不能代表北大,但这种事情确实发生在北大,而且客观上限制了季老的自由。至于“盗窃”之类的事情,北大也不是没有发生过。2002年,北大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铭铭涉嫌剽窃被人揭发;2007年,北大信息技术学院教授陈向群抄袭他人教材又被告上法庭……知名教授都能干出“盗窃”之事,教授秘书“盗窃”怎么就不可能呢?

当然,“人过一百,样样不缺。”北大出现几个败类也不足为怪,不能因为出几次丑闻就说北大沦落了。但“北大做事堂堂正正”,不等于北大的每一个人做事都堂堂正正——我相信北大不会作出限制季老自由的决定,更相信北大不会去盗卖季老的字画,但这不等于北大所有的人都不会那样干。在这里,周校长偷换了一次概念,即把北大的“组织行为”和北大人的“个人行为”混为一谈。

当然,“个人”行为与“组织”形象是紧密联系的。工作人员干了坑蒙拐骗之事,如果不是职务行为或者发现后就予以查处,那么仍然可以说这个单位是“堂堂正正”的;但如果对职员的作奸犯科听之任之,甚至在被揭发之后仍然包庇袒护,那就不是“负责任”的态度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