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周末闲话)关于一篇拙文的解读  

2010-04-03 03:29:03|  分类: 盛余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无事,我偶尔会百度一下自己,看看网上都有哪些关于我的信息。还别说,有时真会有一些小小的发现。比如5年前我曾经搜到自己10年前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散文《昐雪》被多所中学的语文试卷当成了阅读理解的文章,让我哭笑不得的是那些试题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而且有的题出得就有问题。为此,我还专门又写了一篇题为《“标准答案”不标准》的文章发表在2005年6月27日的《北京日报》上,并为《文摘报》所转载。

刚才我又百度出了一篇关于拙作《盼雪》的博文,对拙文中的很多语句作了具体的解析。看得出,这应该也是出自中学教师的手笔,但我不知道他是谁。前面已经说过,我对上次“阅读理解”的试题很不以为然,但对这位老师的“批注”非常感冒,因为他确实说出了我创作时的想法。老实说,我真有一点得意,因为自己的苦心被读者准确地读出来了;但我也很佩服这位老师的阅读理解能力,我相信他肯定是一位优秀的语文老师。今天没有新作,就把这篇旧文及其批注转贴到这里,在立此存照的同时,也供大家一哂吧(括号里的红字为批注)——

盼 雪

盛大林
 

    又是冬天了。这是我南下广州的第一个冬天。虽然明白大雪难以过南岭,但我还是同往年一样,盼望(“盼望”一词,点题)着一场大雪的降临。

    雪就是美,雪就是诗。(连用两个“就是”,表明对雪的独特感受,对它美的特质的独到把握。)有关雪的诗句,人人都能信口诵来。“燕山雪花大如席”“梅花欢喜漫天雪”“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梅花都不见”,说不尽的是对雪的那份钟情,那种喜恋;而“瑞雪兆丰年”则寄托了以农为本的中国人对来年的祝福和期望。

    雪几乎是北方的专利,在南国是难得一见的。大约是前年,粤北的一场短暂的小雪,曾经让岭南人欣喜若狂。从报上看到这条消息时,我真为自己生在中原,能经常欣赏到雪而得意、满足。“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东坡先生大概是在享受荔枝时写下这些诗句的。如果他在赏雪时来了诗兴,大概又会说“年赏瑞雪一两场,更愿长作北国人”了。(“年赏瑞雪一两场,更愿长作北国人”,由己推人大胆仿写,读来趣味盎然。)说到这里,我又不免为自己南下谋生,失去了经常赏雪的机会而遗憾不已。

    小时候,地处大别山区的家乡每个冬天都要下几场雪。有雪的时候,我总是兴奋异常。跟小伙伴们打雪仗、堆雪人、滑雪板,我乐此不疲。小手冻得通红,也浑然不觉。虽然大雪使我到三里之外的学校上学麻烦许多,但我毫不在乎,学着大人的样子,用稻草绳绑着腿,深一脚浅一脚,寒风刺骨全不顾,积雪没膝趣最多……而我最喜欢的还是雪下得正欢(“欢”字极有匠心:一说雪花之畅之密,一说人之喜)的时候。或是伸出小手迎接碎玉般的雪花,或是在漫天飞雪中跑着、跳着,任雪花打在脸上、落在瓜皮帽上。然而,雪却常常在夜深人静时悄悄地开始降落,到天亮时,留给千家万户一个开门的惊喜。“哇,好大的雪呀!”一听到爷爷奶奶开门时的惊叹,平时最爱赖床、不烘热棉裤不起来的我,就会抬起头,先看看窗外,然后一骨碌(“一骨碌”既与以往的“赖床”形成鲜明对比,又将孩子盼雪爱雪的性情跃然纸上)爬起来……

    如今,雪越来越稀罕了。大雪变成了小雪,多雪变成了少雪,少雪变成了无雪。(“大”→“小”,“多”→“少”→“无”,这一粗线条的勾勒中包含着多少的无奈与叹惋。) 奶奶说,她曾见过三尺深的大雪。而我所见过的最大的雪只有一尺多深,那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原以为,到了家乡以北的郑州,会见到更大的雪,但在郑州八年,却只见过一两次半尺以上的雪。近两年,更是连半尺雪也见不到了。每个冬天,我都盼雪,数着一九二九三九,盘算着冬天还剩下多少时间,(“数”“盘算”描写“盼”的具体动作,同时为下文的“失望”做好了铺垫。)及至到了春天,还常常盼望来一次“倒春寒”,下一场“桃花雪”,然而,冬去春又来,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科学家说,这是气候变暖的原因,气候变暖是因为“温室效应”,而“温室效应”是因为工业化带来的大气污染。我越来越感到,我们失去的已不仅仅是雪,而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我所企盼的,也不仅仅是雪,还包括着人类环境意识的觉醒。(“我越来越感到,我们失去的已不仅仅是雪,而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我所企盼的,也不仅仅是雪,还包括着人类环境意识的觉醒。”从作者以小见大,由表及里的深入思索中表现出他对人类自然环境的深深忧虑。)

    虽然身在南国,不敢奢望在这里见到大雪,但我盼望着家乡再一次出现“大雪封门”,盼望着北国重现“万里雪飘”的壮景。前不久,有气象学家说,持续十多年的“暖冬”,可能在今年告一段落,出现一个寒冷的冬季。但愿这个预言能变成现实。

    我天天关注着天气预报,我一年更比一年——盼雪。(“天天”“更”强烈地表达了作者对“人类环境意识的觉醒”的关注与呼唤。)
 

(原载《人民日报》2000年1月16日)


附另一篇相关的旧文——

“标准答案”不标准
盛大林

 从网上搜索个人资料,发现我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散文《盼雪》被北京、吉林等地几所中学的语文考试题当成了阅读理解的材料,拙文的后面被命题者设计了七八道题目。对我来说,这些题目再称为“阅读理解”显然不恰当,因为我是《盼雪》的作者,而不是读者,要论“理解”的准确度,谁也不可能超过我。然而,有几道题目,我竟也不知如此回答。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这样一道题:“文中引用的苏轼诗句中有一个错字。错误的字是___,正确的是____”原来,问题出在那句“不妨长作岭南人”上。标准答案是:“妨”应为“辞”。

投稿时的原文中,我写的本来就是“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发表时,编辑把“辞”改成了“妨”。改错了吗?我专门查阅了多种宋诗选本,发现有的集子中写的是“不辞”,有的集子中则是“不妨”。版本不同,流传有异。在古典文学中,这种现象非常常见。《念奴娇·赤壁怀古》中有一句“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但在很多版本中却是“乱石崩云,惊涛裂岸”。编者之所以要改,想必是因为他接触的版本上写的是“妨”;命题者之所以挑错,无非是因为课本上印的是“辞”。

与教科书一样就是对的,否则就是错的。这种视教科书为圭臬的“标准化”考试愈演愈烈。“情结”已成,“标准”横行。不管是数学还是语文,也不管是什么样的题目,都要弄出个“标准答案”。既有“标准”,当然“不二”——

“进”的反义词是什么?如果答“出”就错了,因为标准答案 是“退”!

用一个成语概括下面这句话:“很多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奋斗”。“标准答案”是“齐心协力”,如果写“同心协力”就错了。

在一次电视知识大赛中有一道题:《念奴娇·赤壁怀古》的作者是谁?嘉宾答曰:苏东坡。主持人判道:错。正确的答案是苏轼!

是“标准”的答案,还是“标准”的无知?

有道是:

标准答案不标准,
苏轼有字没有名;
无知无畏称权威,
多少教条误苍生!

(原载2005年6月27日《北京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