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陈玉莲的“杯具”几人能懂?  

2010-07-31 00:09:05|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玉莲的“杯具”几人能懂?
盛大林

提起“官太太”,人们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这样的形象:珠圆玉润、飞扬跋扈……如果出现在冲突的场合,他们一定是施暴的一方,而不会是被打者。然而,最近却有一名高级干部的夫人被打得鼻青脸肿、死去活来,今年已经58岁、骨瘦如柴的她至今还躲在医院的病床上……这位“官太太”叫陈玉莲,其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官居副厅级。

消息一出,舆论大哗。愤怒者有之,惊异者有之,但更多的人还是幸灾乐祸。想想也是,警察在机关门前打人并不新鲜,但挨打的向来都是“以头抢地”的老百姓,何曾有过作威作福的“官太太”?这下可好,让你们这些“官太太”也尝一尝“国家机器”的滋味!

警方称这只是一个“误会”,可这一“误会”实在蹊跷得很:作为省委干部的家属,她就住在省委大院对面的小区里,且经常出入省委大院,但在那一天,值班的卫士和民警都不认识她了,即使是被邻居指认后,民警的拳头和脚也没有马上停下来,甚至被抬进公安室之后,她还受到了民警的辱骂,在场的一名民警还公开地说:“老子打的就是大院政法委家属,怎么样?” 而且直到殴打事件发生20多天且经媒体报道后,打人的民警才受到轻描淡写的处分……不难想见,在那一场“六少对一老”的战斗中,陈玉莲是多么的无助啊!

身为副厅级干部的太太,陈玉莲应该算是有“靠山”的人,然而他的丈夫却没有能够保护她,甚至在她被打之后,黄仕明都不敢公开表态,因为作为一名干部,他必须“顾全大局”……反过来想一想:如果黄仕明有足够的能量,又何须孱弱的老太太为家事“出头”呢?

“打错了!”所谓“错”,就是错把陈玉莲当成了上访人员。其实并没有错,因为陈玉莲就是去找省政法委领导反映问题的,她实质上就是一名上访者。就近年的境遇来说,陈玉莲其实也成了一个可怜的弱者:首先,她失去了女儿——她去找领导,也就是想为非正常死亡的女儿讨个说法;然后,她失去了尊严——四脚朝天,几个人“就像踢足球一样”踢她,那是怎样的感受?接下来,她甚至可能失去丈夫——因为已经“有人找他谈过话”,让他家不要再闹了,而陈玉莲却坚定地表示:“哪怕离婚,都要追究下去。”看来,她是准备拼上一条老命了。

官方本来是想“内部解决”这次事件的,但陈玉莲执意要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件事儿”,无非是想借助舆论的压力。她应该知道,这是一种“犯忌”的行为,有时候甚至会适得其反;她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并不是某几个人或某一个单位,而是在挑战一股势力甚至一种体制……尽管已经头破血流,但她仍然没有回头的意思。

虽然还是一名“官太太”,但陈玉莲早已走上了“百姓式”的抗争之路。虽然她已经把自己“混同于老百姓”,但老百姓好像并不乐意与她为伍。看到无助的陈玉莲,我感觉一出“杯具”还在上演,可这出“杯具”又有几人能够看懂呢?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