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诽谤罪批捕权“上提”只能是权宜之计  

2010-08-09 00:06:43|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诽谤罪批捕权“上提”只能是权宜之计

 盛大林

“今后一段时间内,对于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的诽谤案件,受理的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属于公诉情形并有逮捕必要的,在作出批捕决定之前应报上一级院审批。”这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最新出台的规定。据了解,有些地方办理的诽谤案件出现的一些问题,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平谷检察院挂职副检察长郑旭认为,这意味着诽谤案件的批捕权实际上上提一级,这有利于检察机关严格把握诽谤案件逮捕标准。(据8月8日《京华时报》)

重庆的“彭水诗案”、河南的“王帅帖案”、山东的“高唐网案”、山西的“稷山文案”……近年来,公民因批评政府或官员而被公诉机关批捕的错案时有发生。这些错案不仅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严重损害了党政机关和司法部门的形象。因此,最高检察院对此采取应对措施是理所应当的。

上述那些所谓“诽谤政府案”之所以发生,几乎无一例外地是源于行政的干预。比如“彭水诗案”中被“诽谤”的对象就是彭水县的县委书记——在县委书记“举报”之后,县公安局岂能不立案,县检察院又岂能不批捕?如果批捕的权力上提一级,就超出了彭水县领导的控制范围,这肯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明显的“以权压法”以及错案的发生。

不过,“上提”批捕权的局限性也显而易见,比如地级市或更高级的领导可以向县级公安机关“报案”,然后县级公安机关向县级检察机关申请逮捕,即使要报上一级检察院审批,也仍然在“报案”领导的权力范围之内。更重要的,作为受理提请逮捕的机关,基层的检察院有权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公安机关要求逮捕犯罪嫌疑人由“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而诽谤案件批捕权的“上提”实际上剥夺了受理检察院的法定权力,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最高检察院强调“上提”只是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实行,显然也只是把它作为权宜之计。

那么,应该如何避免诽谤错案的发生呢?我认为,首先还是要加强对检察权等司法权的监督。根据《刑法》的规定,诽谤罪一般为自诉案件,只有在严重危害社会秩序的情况下才可进入公诉程序,但近年发生的数起“诽谤政府案”都明显没有达到公诉的标准,检察机关批准逮捕那些批评政府和官员的公民是明显的滥用权力。而当地的那些检察机关之所以敢滥用权力,主要就是因为批捕权缺乏监督和制约。人大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包括上级检察机关的监督……如果这些监督形式都能充分地发挥作用,权力滥用就不可能经常发生。

除了事前的监督之外,事后的问责也很重要。监督是为了预防,问责是为了惩戒。从近年发生的几起“诽谤政府案”来看,其不合法之处非常明显,甚至可以推断受理那些案件的检察院是明知故犯。在舆论的压力下,那些案子虽然大都得到了纠正,但没有听说哪家错误批捕的检察院因此受到严肃的追究。既然错误“不犯白不犯”,“诽谤政府案”的接连发生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当然,最根本的还是检察权等司法权力的独立性问题。如果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都能真正地独立行使检察权和审判权,那么“诽谤政府案”或类似的荒唐案件就很难发生。因此,要避免司法权力的滥用、保障司法的公正,还仰赖于司法体制及政治体制的改革。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