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山寨”受非议源于“民意”的缺席  

2010-09-27 00:09:59|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寨”受非议源于“民意”的缺席
盛大林

今年上半年因建起“山寨中国馆”而饱受质疑的江苏省阜宁县,如今又因为一座“山寨悉尼歌剧院”再度成为舆论焦点。一些公众批评阜宁“山寨成瘾”“乱花老百姓的钱”“热衷搞面子工程”,而当地一些干部则觉得委屈。阜宁县政府办主任、新闻发言人李德平解释说:“兴建‘中华情’和‘天鹅港湾’都有提升地方影响力的考虑,这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群众致富。”他和当地部分干部都表示,“我们对外界的批评感觉十分委屈,也实在想不明白”。阜宁县副县长周正雄表示,他们也一直在思考,对阜宁来说,究竟什么风格的建筑、多少造价的建筑,才是最合适的,才是老百姓欢迎的。(据9月26日《新京报》)

群众非议,干部“委屈”。到底是谁错了?问题出在哪里?

一提起“山寨”,人们就不感冒,因为从一开始流行,它就是一个贬义词。其实,“山寨”的并不一定就是不好的,只要合天时、得地利,“山寨”产品也可以造福于民。比如深圳著名的缩微景观“锦绣中华”和“世界之窗”其实就是“山寨”的景点。就在前不久,日本枥木县的世界广场还展出了102个国家知名旅游景观的缩微模型,报道称这个“山寨版”的“世界之窗”受到了热捧……因此,对待“山寨版”的建筑,应该看它是不是能够带来预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而不是一概加以排斥。

阜宁官方称,兴建“山寨中国馆”和“山寨悉尼歌剧院”都有提升地方影响力的考虑,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群众致富。如果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当然是一件好事儿。可是,一些公众并不这么认为,并斥之为“山寨成瘾”、“面子工程”。干部们之所以感到“委屈”,就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那么“山寨中国馆”和“山寨悉尼歌剧院”到底是“民心工程”还是“面子工程”呢?在实践检验之前,这个问题应该由谁说了算?

如果是民间的企业行为,当然应该是由企业的老板或股东们说了算;如果是政府的行政行为,则应该履行民主决策的程序,充分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表达权。像“中华情”和“天鹅港湾”这种政府投资的项目,不仅应该举行专家论证会,而且应该举行公开的听证会。“山寨中国馆”等是否能够提升阜宁的影响力?有限的财政资金如何使用才更有利于促进民生?……这些问题,老百姓是最有发言权的。周副县长说他们“一直在思考”究竟什么风格的建筑、多少造价的建筑才是最合适的、才是老百姓欢迎的。其实这些问题的答案不是“拍脑袋”就能“思考”出来的——如果真想知道老百姓欢迎什么,为什么不直接问问老百姓呢?

其实,“中华情”和“天鹅港湾”之所以饱受非议,主要不是因为“山寨”,而是因为忽视“民意”——由于征询民意程序的缺失,即使不是“山寨”的,也会遭到非议。事实上,很多著名的形象工程在设计上都是很有创意的。阜宁县在“山寨中国馆”受到严重质疑之后,又建设了“山寨悉尼歌剧院”,说明阜宁的决策者根本没有把民意放在眼里——既然漠视民意,必然招致非议,这有什么“想不明白”,又有什么好“委屈”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