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洋县黑窑里还有多少黑幕?  

2011-01-31 11:43:35|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洋县黑窑里还有多少黑幕?
盛大林

2010年12月23日,洋县公安机关刑拘了五郎庙砖厂老板闫建文,这个当地内藏“智障奴工”的黑砖窑于是“现形”。官方称,共成功解救、遣送了18名来自四川、甘肃和周边县区的智障工,五郎庙砖厂已被查封,但记者调查发现,五郎庙砖厂生产运转如旧,更令人震惊的是,砖厂里还有智障者身影,与五郎庙砖厂为邻的三座石灰窑里都有智障工人。由于信息不公开,除了闫建文涉案是否还另有什么黑幕,以及被解救下来的智障者,尤其是无法确定身份的智障工人的真实去向,公众目前仍然不得而知。(据1月27日《时代周报》)

老板都被抓了,他的黑砖窑自然要作鸟兽散,受害的智障人员自然也要各归其所。更何况,政府还公开宣布查封了那个黑窑场,同时解救遣送了被困的智障工。然而,事实并不这样。除了震惊,疑窦丛生——

一,洋县的有关部门为什么要撒谎?明明还在运转却说已经查封,这且不说。很多附近的村民表示,他们曾目击了智障工人被毒打的过程。既然闫建文涉嫌“强迫劳动罪”且已经被刑拘,自然少不了打骂等行为。可洋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闫林宏竟向记者表示:“五郎庙砖厂只涉及非法用工问题,没有虐待、盘剥、打骂智障人员的情况。”果如此,闫建文是怎么“强迫”智障工劳动的?

二,洋县有关部门执法为什么挂一漏万?五郎庙砖厂里有智障工人,附近的石灰窑里也有,而洋县的有关部门却只查处了五郎庙砖厂,是因为媒体只报道了五郎庙砖厂的情况,还是不知道附近石灰窑也有智障工人?记者能够查实的事情,执法部门调查起来肯定更容易,除非执法部门不想去查处。短短几天的采访,都有那么多意外的发现,洋县还有多少类似的“黑窑”?

三,洋县有关部门为什么遮遮掩掩?洋县官方曾强调,已责成砖厂为智障工补发了工资,并将他们全部遣返回家。记者一连数天反复求证,但该县劳动和民政部门都以“具体经办人下乡了,到时再联系”为由,一直没有提供详细的信息。洋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称,“受害者大多是流浪人员,其中有的是痴呆人员,本人是被家庭抛弃了,身份不明确,遣送回家的有多少不知道。”应该说,寻找智障或痴呆人员的家人确实不容易,找不到也是正常的。找到了就遣送,找不到就另作安排,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吧。

五郎庙砖厂及其他黑窑厂强迫智障者劳动的事情已存在了十年,其殴打、虐待智障工的恶行也经常在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为什么迟迟没有人管?经验告诉我们:恶势力若能长期存在,一般都有“保护伞”;没有权力的庇护,恶势力不可能长期横行。洋县的黑窑厂在老板被抓之后还能顽强的存在,当地的有关部门也还要为它们“打掩护”,这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五郎庙等黑砖厂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很多黑幕?那些有关的部门与黑窑厂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智障人员等残疾人本应得到更多的关怀,而他们却成了盘剥和虐待的对象。这不仅是个劳动者权益保护的问题,而是一个触及到人性底线的大事。希望陕西的有关部门能真正重视起来,把“强迫智障者劳动”事件一查到底并严肃处理。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