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px为何带来那么多的误会和恐惧?  

2011-09-16 00:08:32|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X为何带来那么多的误会和恐惧?
盛大林

针对网上“国际组织规定PX项目至少应该离城市100公里才安全”的传言,山东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的曹成波教授说,这个说法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化工系教授金涌表示,目前没有科学证据证明PX会致癌,或者导致畸形。“危险性主要来自它的易燃性,但这种危险性低于天然气和液化石油气。”根据实测研究,世界各国PX项目在正常生产运行的工况下,对所在城市空气污染的影响非常小,不会对市民的健康有任何影响。(据9月15日《人民日报》)

从4年前的厦门PX事件到前不久的大连PX事故,“PX”这个二甲苯的英文缩写从一个专业术语变成了家喻户晓的名字。与此同时,“PX有剧毒、会致癌”,“国际组织规定PX项目至少离城市100公里”等说法也逐渐被视为常识。可是,现在却有众多专家站出来说那些说法都是子虚乌有或没有根据的,如此说来,厦门、大连等地市民的愤怒及至抗议都纯属多余,两地停建和搬迁PX项目也都成了无谓的折腾。

2007年的全国两会,中国科学院院士、全国政协委员、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赵玉芬联名104位全国政协委员向大会提交了“厦门海沧PX项目的迁址”的提案。她在这份提案中称PX“属危险化学品和高致癌物”,并建议将那个PX项目迁到“离厦门市100公里之外”。这大概就是“PX有剧毒、会致癌”以及“离城市100公里”等说法的源头。

谁的说法更可信?从名头上看,双方都是权威的专家,但在见到更确凿的证据比如国际上关于100公里的规定之前,我还是宁愿相信新的说法,因为在“PX有剧毒”等说法几成常识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几位专家不会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基于这种基本的判断,我更关心的问题是:子虚乌有的说法和毫无根据的流言为什么会谬种流传?在误会累积、恐惧弥漫的这4年多里,现在发言的这些专家们为什么都保持沉默?

回想4年前,厦门事件沸沸扬扬,甚至发展到了数万市民散步抗议的程度。为此,厦门市委市政府数次开会研究,并专门召开市民座谈会,但讨论的都是如何处置那个“非常危险”且已经开始建设的PX工程,似乎“PX有剧毒”等都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当时有专家站出来澄清误会,事情不就不会闹得那么大吗?如果说群情激愤之时人们可能听不进去,那么事件平息之后为什么还不说呢?

如果不是赵玉芬等人的提案,绝大多数厦门市民还不知道有一个规模很大的PX项目已在自己的身边落户。厦门决定外迁PX项目后,很多人都在持续关注这个项目迁到了哪里,但一直没有答案。直到大连的福佳大化发生了泄漏事件,人们才知道这个PX项目原来就是从厦门迁来的!这不能不让人追问:既然PX的危险性并不大,为什么这些项目的上马总是偷偷摸摸?如此大型项目的决策为什么不让公众知晓并参与?

一个其实并不危险的PX项目,却先后在两个城市掀起轩然大波,而这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为什么?这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在舆情危机面前不够坦然,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政府的重大决策不够透明。该说的不说,该做的不做;沟通不充分造成误会,幕后的未知导致恐惧——这不能不说是一次沉痛的教训!

找准了症侯,下药就不难。要避免这种误会及恐惧的重演,政府一定要学会与公众沟通并建设良性的互动机制,更重要的则是要提高决策的透明度,因为阳光是最好的反恐剂!

  评论这张
 
阅读(831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