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盛氏微言》缘何“时过”而不“过时”?   

2017-03-20 12:37:14|  分类: 盛氏微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文家盛大林:《盛氏微言》缘何“时过”而不“过时”?

2017年03月17日10:59   新浪读书

《盛氏微言》 盛大林 中国发展出版社 2017年01月

  今年1月,著名杂文家、时评家、书法家盛大林先生的新著《盛氏微言》由中国发展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书的出版,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日前,新浪读书记者对盛大林先生进行了专访。

   新浪读书:盛老师,您好。首先祝贺您的新著出版。《盛氏微言》,这个书名就蛮有意思的。乍一看,还以为是“盛世危言”呢。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

  盛大林:“盛氏微言”确实脱胎于“盛世危言”,换了俩字,取其谐音。“氏”强调的是一家之言,“微”强调的是人微言轻。我在几家报纸上开过专栏,其中有一个就叫“盛氏微言”。有家报纸专访我,报道的标题也叫“盛氏微言”,我一直觉得这四个字非常契合我,所以就把它当书名了。

   新浪读书:我记得,8年前,您曾经出版过一本《网站首页“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以下简称《意见领袖》),当时我们新浪读书频道还曾邀请您来到我们的演播室作了专访。请问,您的这本《盛氏微言》与那本《意见领袖》有什么区别呢?

  盛大林:以前那本《意见领袖》,重在讲述时评写作的技巧,每篇文章的后面都附有我的心得体会。而这本《盛氏微言》,就是一本纯粹的文集,自选集,200多篇杂文时评,都是我自己挑选的。算是一次总结吧,因为现在我已经淡出了杂文时评的写作。

   新浪读书:是的,这几年确实很少看到您发表文章了。为什么要淡出呢?很多读者都喜欢读您的杂文时评。

  盛大林: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写累了、写空了;二是兴趣发生了转移。自1993年开始写作杂文时评,到2013年前后淡出,我写了20年,发表了3000多篇。写作持续时间之长,发表文章数量之多,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的。可以说,方方面面的问题,我都评论过了,想说的话基本上都说完了,重复以前的观点也没啥意思。每天都关注新闻,绞尽脑汁,也确实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儿。其中的甘苦,不码字的人是很难体会的。

  近几年,我的兴趣又转移到了书法。业余时间大多用到了临帖练字上,当然也包括创作。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顾此就会失彼。其实,我从小就爱好书法,小学三年级就喜欢练字,一直持续到大学毕业后的几年。要论先后顺序,书法才是我的第一爱好。只不过,因为写作,书法这个爱好中断了。现在又重新捡了起来。

  新浪读书:是的,您去年还举办过个人书法展,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从以前的专访中得知,您早在大学期间就出版过钢笔字帖。

  盛大林:是的。去年我在河南省美术馆举办过“林子大了”盛大林书法展,其实前年我还在江苏徐州举办过“浪迹笔丛”盛大林书法展。如果再往前推二三十年,早在1991年,也就是我大学毕业的前夕,我还在学校的宣传橱窗里办过钢笔书法展,告别性质的。当时,我是武汉大学书画协会的主席,即将毕业离校,就玩了一把。

   新浪读书:既然您那么爱好书法,而且已经小有成就了,为什么又写起了杂文时评呢?

  盛大林:走上写作之路,确实非常偶然。我自己没有想到,老朋友也都感到意外。我走上杂文时评的写作之路,与我的工作性质有关。因为我学的是图书馆学专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图书馆,在报刊阅览室上班,没什么事儿,又必须坐班,只能天天翻看报纸杂志,逐渐被报刊上的“楷体字”文章所吸引。在报刊上,正文一般都是宋体字,而言论性栏目的正文一般用楷体字,为了突出嘛,这叫“版面语言”。读的多了,我觉得这些文章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也能写!有一天就试着写了一篇,投给一家报纸,没想到很快就发表了,编辑部主任连声道好,鼓励我“以后多写”,于是就写起来了,一发而不可收。后来想想,也不奇怪:我在中学时代,语文老师就经常把我的作文当作范文来读,而且我本来就爱瞎琢磨,表达欲又很强,而杂文时评正好提供了这样一个出口,所以,偶然之中也有必然。

   新浪读书:一般认为,时评是“易碎品”,很快就会过时。而您的这本《盛氏微言》,收录的都是几年前甚至十几年前发表的文章,这些文章现在还有价值吗?

  盛大林:我在本书的后记中解释了这个问题。应该说,书中有些文章确实有些过时了,但大多数文章并没有过时。虽然评论所立足的新闻已经变成了旧闻,但文中所提到的问题仍然存在,很多问题还会以新的形式表现出来。“时过”而不“过时”,我觉得还是有价值的。

  新浪读书:您刚才说出版《盛氏微言》这本书是为了“总结”。那么,回顾二十年的写作历程,您觉得自己的杂文时评写得怎么样?能不能作一个简单的自我评价?

  盛大林:有句俗话:“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呵呵。作家一般都比较自负,你要说他的文章不好,他会跟你急的。我觉得,文章好不好,还是让别人去评价比较好。关于我的杂文时评,有不少专门评论我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比较全面、系统,那就是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的博士后刘锐女士所写的论文《网络意见领袖在突发公共事件中的作用——以盛大林为例》,这篇论文很长,全文3万多字,被收入了社会科学出版社《新媒体与社会》一书。《盛氏微言》这本书中节选了其中的6000多字。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全文读一读,百度就能找到全文。

  当然,我个人作一点儿自我评价也无妨。回顾二十年的杂文时评写作,几乎所有的热点事件,我都发出过自己的声音,其中的可圈可点之处还是比较多的。比如早在2004年,也就是仇和落马的11年前,我就发表过题为《旗帜鲜明地否定仇和》的文章,当时仇和是刚刚升起的政治明星,这篇文章一发表就引起了广泛的争论,网易还就此专门采访了我。

  再比如,从2007年开始,我先后发表了5篇评论,率先主张公开彩票中奖者身份。而就在去年,民政部彩票管理中心的负责人以及民政部的部长和分管彩票的副部长都栽了,有报道称涉及彩票数额高达2000亿元,这说明我的主张是正确的。

  又比如,我率先提出了《聂树斌案应由最高法院提审》的观点,在重庆“唱红打黑”及“李庄案”期间发表六七篇评论质疑重庆的做法,等等。事实证明,我的观点都是正确的。

  新浪读书:的确,您的杂文时评,视角独特,观点新颖,甚至经常作出准确的预判,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有什么诀窍吗?给我们的读者传授一点儿经验吧。

  盛大林:也谈不上什么“经验”,但“心得”还是有一些的。我在那本《“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中讲了不少,在几所大学做的讲座中讲的也都是这方面的。生活中,也经常有初学杂文时评写作的年轻作者请教。说实话,不好讲。我一直认为,写作无诀窍,也不是教出来的。但有几点,我觉得非常重要:一是独立思考,切忌人云亦云;二是敢于发声,不要怕说错话;三是知识积累,这是判断的基础。

  新浪读书:最后,来个结语,说一句您最想说的话吧?

  盛大林:杂文时评是条荆棘路,意在升官发财者莫入!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