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盛大林的博客

褒贬由我 笑骂由你

 
 
 

日志

 
 
关于我

盛大林,1968年8月18日生,河南省商城县人。199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河南省华侨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副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曾发表杂文时评近3000篇,出版有杂文时评集《千万别当真》《大林白话》《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盛氏微言》和《毛主席诗词钢笔字帖》等。

网易考拉推荐
 
 

奶奶“托梦”给我  

2017-04-11 00:22:57|  分类: 盛家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奶奶“托梦”给我
盛大林

奶奶“托梦”给我 - 盛大林 - 盛大林的博客
 ?奶奶和重孙盛典(摄于2000年)


三月中旬,乍暖还寒。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照例躺在书房的沙发上小睡。恍恍惚惚之中,看到一个人躺在我的面前,身上覆盖着一块红布,上面写着“百年诞辰”的字样。脚对着我,脸看不清。这是谁呢?就在我努力辨认的时候,场景发生了变换,奶奶突然坐在了我的面前。她没有说话,只是慈祥地看着我。奶奶,奶奶,您,您……半梦半醒之间,思维乱作一团。好半天,才回到现实中来。

近来没人提起奶奶,我也没有忆起与她有关的事儿,怎么就突然梦到她了呢?更让人惊异的是,那红布上的“百年诞辰”是什么意思?我开始努力地回忆。奶奶享年90岁,大约是10年前去世的……莫非奶奶”百年“了?打电话给父亲,他说,“如果你奶奶还活着,应该是100岁了。这是在给你’托梦’啊!”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老家,奶奶一定是想我了。虽然离清明还有半个多月,但我当时就决定,今年清明节一定回家给奶奶上坟!

奶奶“托梦”给我 - 盛大林 - 盛大林的博客
 奶奶(右)和爷爷(左)的坟茔

今年的清明假期是4月2日至4日。1号下午,我就踏上了回乡之路,到家时已经入夜。第二天一早,我就陪父亲一起去村部的商店买了大烧纸和鞭炮,然后到了爷爷奶奶的坟地。在我家屋后的一个山岗上,爷爷奶奶的坟茔并肩而立。烧纸,放鞭,磕头,仔细地端详爷爷奶奶的墓碑。奶奶“生于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初十”——可不就是100岁嘛!我禁不住泪如雨下,奶奶的音容笑貌又一幕幕地浮现在脑海里——

我是长孙。3岁的时候,妹妹就出生了。此后的十多年,都是奶奶带着我睡。老宅的两间东厢房,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卧室。爷爷自己睡一张床,奶奶和我睡一张床。我喜欢让奶奶给我挠背,不挠就睡不着。有时候,挠着挠着,奶奶就睡着了,而我还没睡着,我就会甩一下膀子并哼一声,奶奶就会醒来继续挠,直到我睡着。我自幼胆小、怕黑。虽然每天晚上奶奶都会把尿桶提到屋里,就放在床前三四米远的角落,我还是要把奶奶叫醒,才敢起来撒尿。我自小体弱,手脚冰凉。冬天刚睡的时候,她总是把我的手和脚拥到怀里,暖暖。而每天早上,她要把棉袄棉裤烤热了,我才肯起床……

奶奶出生在“旧社会”,是个很封建的女人。她的封建,首先体现在“小脚”上。小时候,她给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一是每天早上起来都用长布裹脚,二是是经常纺线织布。我记得,她经常在把我哄睡后接着纺线,夜深人静,油灯如豆,右手摇车,左手拉线,她那一招一式,至今我还记得。我甚至跟奶奶学过纺线,但纺出来的棉线,总是粗细不匀,自然都是废品。

奶奶是个文盲,应该不知道什么“三从四德”、“男尊女卑”,但她却是这些礼教的践行者。洗衣做饭、喂猪种菜、纺线织布,每天屋里屋外,忙的都是家务。在爷爷面前,她是言听计从,甚至不敢大声说话,即使是在爷爷去世后,她也不对家庭事务发表看法。不过,奶奶有时也会“挺身而出”,比如妈妈打我的时候。小时候的我很犟,爱哭爱闹,妈妈气不过就会动手,但奶奶护孙是无条件的。她也不去夺我妈妈手中的扫帚或柳条,只把自己弱小的身躯挡在中间……一个要打,一个要护,她们婆媳之间不知怄过多少气!

那时候物质匮乏,多数人的温饱尚未解决,点心糖果之类都很少见。晚辈孝敬的好吃的东西,奶奶总是偷偷地拿给我吃,还总是嘱咐我莫让别人看见,因为分不过来。有时候,她要看着我吃完,才放心。


奶奶“托梦”给我 - 盛大林 - 盛大林的博客
 全家福

奶奶一生都没有出过我们那个小山村。我在郑州工作后,多次要接她到郑州看看,但她坚决不同意。让她坐我的车到县城看看,她也不愿意。其实,除最后半年卧床外,此前她的腿脚都是灵便的。她无欲无求,关心牵挂的只有子孙。所以,她在世的时候,每年我都要带着妻儿回老家过年。见到我们,她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眼中充满了慈爱。而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她就会站在门口,噙着眼泪,目送我们,久久不愿离开。

2006年的年底,我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奶奶倒在了火盆边,手被严重烧伤,已经快不行了,让我赶紧回去。放下电话,马上出发。从郑州到老家,480公里,我只花了4个半小时,这也是我驾车回乡用时最短的一次。我知道奶奶一定在等我,担心见不到最后一面,车速一度达到了170公里。因为车开得太快,还差点儿出了事故。我清楚地记得,在京港澳高速(当时叫“京珠高速”)信阳境内,突然遇到了“团雾”。浓雾笼罩,高速行驶,突然发现,几米开外就是一辆大卡车,当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巧的是,今年清明节回家,又在大广高速信阳境内目睹了一起十几车相撞致7人死亡的特大交通事故,而这次事故也是因为“团雾”引起的。我与“团雾”发生关联,仅此两次!

听说我回来了,奶奶马上睁开了眼睛,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松开。大家都说,见不到你,她是不会走的!见到我之后,奶奶的精神有所恢复,慢慢又缓了过来。几个月后,她才寿终。在那几个月时间里,也发生过几次“情况”,但奶奶都嘱咐不要再通知我,因为她知道路途遥远,而最后的时刻又无法确定……等我再接到通知的时候,她已经驾鹤西去。赶到家里,她已入殓。我想再看她一眼,但需要揭开棺材的顶板。有人问我,“你不害怕?”我说不怕——奶奶最疼我,不会吓唬我!

奶奶是自然终老的。最后的半年虽然卧床,但也没有经历病痛的折磨。

奶奶去世后,父母也都先后来到了郑州,我也就很少回老家了。每到清明节,父亲都会回去上坟,但不让我去。母亲总是说:“儿子去上坟就行了,孙子可以不去。”我知道父母是在体谅我,也就罢了。十年的时间,我与奶奶“见面”只有两三次——这确实太少了!我想,奶奶“托梦”给我,一定是因为太想我了!每思及此,愧疚不已。

奶奶,祝您百岁快乐!

2017年4月9日


  评论这张
 
阅读(77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